欧美《熟妇的荡欲》在线观看

      中央銀行金磚盜竊案始末 嗜賭職員監守自盜

      時間:2021-08-13 22:20

             1946年5月22日,位于上海外灘、防盜設置國內第一流的中央銀行金庫,一塊重543兩2錢3分的金磚不翼而飛。那天系國民政府上海敵偽財產管理局前來銀行金庫清查物品時發現,此金磚為銀行職員陳元盛保管。而此刻他恰恰請假不在現場,理由是去十六鋪碼頭護送母親乘船去寧波。

             次日,中央銀行未見陳元盛的蹤影,立刻組織人員對陳元盛經手的所有賬冊和物品進行徹底清査。結果不但發現陳元盛竊去了金磚,而且還拿走了聚興誠銀行解入中央銀行的一張500萬元的支票,同時發現他保管的丙種統一債券96萬也失蹤了。案情重大,中央銀行立即報銀行所在地的上海市警察局黃浦分局,請他們派出資深警官前來查緝。

             線索:從一張支票開始

      民國時期中央銀行大門(圖片轉載自上海市銀行博物館微信公眾號)

             陳元盛,浙江鎮海人,1918年2月生,已婚。1933年入中央銀行工作。員工反映此人平時工作干練,頭腦活絡,頗得上司信任。但是他性嗜賭博,又喜歡股票買賣。但這之前卻并未發現有何不軌行為。

             根據銀行職員提供的情況,陳元盛平時善作投機生意,故而先從陳元盛在中央銀行本職工的經濟來往賬冊上著手偵查。在該行第666號的賬冊上發現,賬面平時款項進出龐大,其中有一筆收款賬,系上海大亞銀行支票交割。于是警探根據這一線索,立刻到位于天津路上的大亞銀行查詢。根據支票號碼,又查到上海承泰錢莊和勤泰錢莊。

             5月25日,幾名衣著入時的瀟酒男士來到勤泰錢莊,自稱是中央銀行的職員來拜訪錢莊俞時揚經理。俞時揚殷勤迎候。主賓雙方談得十分投機,二小時后,客人話題一轉,向俞經理問起陳元盛的為人和生活情況。

           “我和陳元盛雖說是朋友,主要是搞交易時經常碰面的,平時在私生活上并沒有什么來往。不過5月18日下午,他曾托我辦件事,準備把統一丙種股票拋售出去??上疫€沒辦成。我還聽說他還托人抵押金磚,這個人真是財大氣粗……”彬彬有禮的客人突然嚴肅起來。他們亮出警探證件,說:“我們是警察局的。中央銀行陳元盛是盜竊金磚的要犯,希望你配合把丙種統一債券交出來,把金磚去向講清楚,不然首先把你關起來!”霎時間,俞經理腦瓜上沁出了陣陣冷汗,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俞經理一看苗頭不對,連忙把陳元盛寄放在此的四包丙種統一債券計96萬,如數交出。同時還供出了金磚案線索的知情者——潘家繆。

             潘家繆是陳元盛在中央銀行當練習生時所認識的朋友,時任“上海市銀行”襄理。1946年4月24日下午,潘家繆突然接到陳元盛打來的電話,說他有一位好朋友,急需現款6300萬,將從匯豐銀行提出的一塊金磚來作抵押,并愿出利息1角6分。潘家繆婉言拒絕了。不久,陳元盛趕到銀行求他無論如何鼎力相助。

             在這種情況下,潘家繆向重慶商業儲蓄銀行上海分行襄理吳明剛商量。吳感到有利可圖,滿口應充。但是他提出一個附加條件:不能以個人出面,必須用銀號或錢莊的名義貸款,以作牽制。樂于助人的潘家繆又打電話給位于九江路上“鑫大銀號”的王樹梅,按陳元盛的意思告訴他,只要當個中間人,出面寫個契約,辦個手續,以鑫大銀行的名義把金磚抵押,王樹梅就可獲息2分半,而“重慶商業銀行”只獲息1角3分半。王樹梅滿口應允,為防夜長夢多,講明10天為限。手續辦完后,一筆6300萬押金貸款,就這樣經幾方撮合,互有牽連地做成了。

             金磚的抵押期限到了,催款電話接連不斷。陳元盛如坐針鉆,他對上海市銀行襄理潘家繆說明困境,愿把這塊抵押的金磚出賣。潘家繆介紹了上海三泰錢莊副經理陳有慶,陳同意收買金磚,按銀行的日牌價成交,計7319.6645萬元。于是,陳元盛還清了重慶商業銀行的放款本金和利息,以及上海鑫大銀號的應得利息,他一下子感到自己是個世界上富得冒油的人。

             5月4日上午,“三泰錢莊”買進金磚后,陳有慶副經理立即昐咐下屬將金磚熔化成10兩重的金條45根,放在門市部上出售。

             落網:上虞的茅屋中

             6月8日下午1時,黃浦分局接到神秘的舉報電話。來電人自稱歌女:陳元盛在杭州露面,她曾在西園咖啡館與其相遇。這給處在困境中的警官帶來一絲生機。分局派員當晚乘快車到達杭州。并同杭州市警察局接上關系,分兵幾路搜查各旅館客棧、娛樂場所,重點是西子湖畔的西園咖啡館。

            據西園咖啡館館主提供的消息說,在5月底前,他曾看到一個面貌與報上所登照片相近的人,出手闊綽,揮金如土,有一天竟把全園13名舞女一齊包下,同去西湖游山玩水。在攀登玉皇山時,該青年人的口袋里,突然有一根金條跌下山洞深處,各舞女爭先恐后下山搜尋,而他卻連忙擋阻,說區區一根條子,不值得如此拼命。另一位職員還隱約聽見這個人講起“華興公寓”等字眼。

            華興公寓的茶房說,5月底前后這里住過一位上海來的青年旅客,風流倜儻,住在69號房間。經查69號客房主人陳君實,男,30歲。顯然,陳君實就是陳元盛的化名!可惜此時他已離開。第二天早上,警探們來到了杭州綢業銀行查緝,得知有一個叫陳龍的人曾有一筆錢存入該銀行,幾天后全部取出,揮霍殆盡。由此推斷這個陳龍,又是陳元盛的另一個化名。警察又回到了華興公寓,再次逐一找員工調查。一個茶房提供了一個重要情況:“陳君實曾向他問過,保俶塔羊坊橋37號怎么走?”

            羊坊橋37號是一別墅,環境幽雅。敲門后,開門的是一位老婦。三位警探謊稱是陳元盛的好友,剛從上海到杭州游玩。老婦深信不疑,就讓他們入內,原來這是空樓一幢,僅老婦獨居其中,問及陳元盛的去向,老婦說他兩日前已經離開,參加一位好友的婚宴,大約四、五天后再回來。

            在陳元盛的臥室里發現一大疊上海的各種報紙,都刊載了有關盜金磚案和陳元盛案發通緝的消息。并在寫字臺的另一個抽屜內找到了部分撕碎的紙片,他們把這些紙片小心翼翼地拼貼以后,可依稀辨認出:“浙東、上虞、陶場灣”等字樣。另外還有彎彎曲曲、形似路線方位圖的墨跡。但種種跡象表明陳元盛就在上虞。

            翌日早晨,警探奔赴陶場灣。得知前日確有一個上海人說是去陶場灣收米。追蹤至幽篁深處的幾間茅屋,破門而入,陳元盛不及抵抗束手就擒。據查,陳元盛身邊僅有美亞股票2000股。后又在西園咖啡館孫某處吊出美亞股票200段,還在杭州綢業銀行處追出金條一根。6月22日下午6時多,陳元盛押回了上海警察局黃浦分局。

            入獄:盜金人的歸宿

            陳元盛在黃浦分局預審時對全部案情作了供述:3月上旬。他利用工作之便,首先抽竊聚興誠銀行解入中央銀行支票一張,價值353萬,該項票款陳元盛向中央銀行自開虛名存入,然后陸續提出從事投機生意,又趁銀行金庫開庫機會,盜竊敵偽財產處理局存放的8萬余元美金,變賣后從事美亞股票投機生意。后因行情變化,無利可圖,又于4月24日盜竊庫藏金磚一方,先押款6300萬元,除補足先前盜用的美金外,剩余款仍去炒買股票,企圖翻本獲利。但短期內未見效果。且10天抵押期已到,就變賣金磚得款7300余萬,除去押款及利息,仍去搞投機。同時陳元盛又擔心只要上級查庫,金磚案就會敗露,他拼死吃河豚。5月18日又竊取庫內丙種統一公債96萬,暫存勤泰錢莊的俞時揚處,擬銷售后補進金磚,但市上無同樣貨色,一時又難以遮掩。正在這個時候,行方檢查金庫,眼看敗局已定,無法挽救,只能逃往杭州。陳元盛逃跑時,隨帶黃金30根(每根10兩),現款30萬,美亞股票4000股,在外逃時他先后化名陳君實、陳龍,去舞廳,包舞女,泡舞女,驕淫逸,縱情享樂共計30天,最后逃往上虞陶場灣被擒獲。

            1946年7月23日,位于北浙江路191號的上海地方法院首次對陳元盛盜竊金磚案進行開庭審理,由推事(法官)鐘顯達審理此案。被告除主犯陳元盛外,還有連帶從犯重慶商業儲蓄銀行上海分行的襄理吳明剛、鑫大銀號的經理王樹梅、三泰錢莊副經理陳有慶、上海市銀行的襄理潘家繆、勤泰錢莊的經理俞時揚等人。

            下午2時許,旁聽席內人頭擠擠,坐無虛席,上海各家新聞媒體的記者早早就“搶占”有利“地形”,閃光燈閃爍不停。陳元盛身穿格子紡綢短衫褲,足登黑色布鞋,平頂頭,久未整修之面龐,顯得有點沮喪。他立于被告欄內,大批攝影記者現場采訪。陳元盛在受審時,對檢察官所提供訴狀,表示供認不諱。以后又經復審,陳元盛以盜竊罪被判處無期徒刑,于1946年10月22日押人提籃橋監獄服刑;吳明剛、王樹梅、陳有慶、潘家繆、俞時揚其他人員也受到相應之處理。

            1949年5月27月上海市解放,上海市軍管會派員接管了舊提籃橋監獄,29日對在押的50名政治犯(革命同志)歡送出獄。不久,上海市人民法院對監獄在押的原由國民政府司法機關判決的刑事犯進行重新審理,除漢奸等極少數犯人以外、對大部分犯人都作出重新判決。陳元盛以盜竊罪,由原來國民黨法院判處的無期徒刑,被人民法院重新改判為有期徒刑5年,仍在提籃橋監獄服刑。

            1951年,毛主席發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號召,根據國家公安部的統一安排下,上海大批犯人調往淮北參加治淮勞動。同年12月4日,陳元盛被遣送皖北某地勞動改造,1952年后陳元盛又調到蘇北濱??h某勞改農場服刑,1956年8月陳元盛刑滿釋放,先后在蘇北的某農場就業,20世紀70年代陳元盛又調往蘇南竹簧農場工作,1979年10月回上海定居,同比他長14歲的姐姐共同生活。陳元盛與妻子駱氏離婚后,一直沒有再婚。后來有關部門按照政策,落實了“文化大革命”時期占用的陳家的位于滬西的別墅式私房,陳元盛興奮不已,后突發腦溢血死亡,終年66周歲。在公安民警的幫助下,多年前,我在上海公安局靜安分局某派出所的戶籍檔案上,查到了陳元盛的死亡年月——1984年10月25日。

            聲明:本文作者徐家俊,轉載自“上海市銀行博物館”微信公眾號。

      新聞資訊

      NEWS  INFORMATION

      欧美《熟妇的荡欲》在线观看,久久免费看少妇高潮A片特黄,YY111111少妇影院无码老司机,强奷漂亮雪白丰满少妇AV